数百年前,一只巨大的掠食性鸟类在天空中翱翔,让第一批抵达新西兰的原住民毛利人感到恐惧。

这种恐惧直接反映在毛利人关于Poukai的传说中,他们在洞穴中描绘了一种巨大的食人鸟,可以俯冲下来带走成人和儿童。遗憾的是,这种可怕的空中霸主于在1400年左右灭绝了——哈斯特鹰,有史以来最大的鹰。

不过一个多世纪以来,科学家们一直想知道哈斯特鹰是一只凶猛的掠食性巨鹰还是一只以腐肉为食的清道夫。现在我们终于有了答案:两者兼而有之。发表于《皇家学会会刊 B》上一项研究表明,哈斯特鹰可利用类似金雕的喙和爪子猎杀猎物,也可以像秃鹫一样一头扎进死亡的猎物体内吃腐肉。

在19世纪中叶,新西兰的乔治·亨利·摩尔(George Henry Moore)在自家农场发现了一些巨大鸟类的化石,他将这些化石交给了德国地质学家朱利叶斯·冯·哈斯特(Julius von Haast)。根据化石中表现出来的特征,哈斯特判断这是一种巨大的鹰,于是在1872年建立了哈斯特鹰属(Harpagornis),模式种名为摩氏哈斯特鹰(Harpagornis moorei)。

经过多年的研究及技术的发展,可以确定哈斯特鹰是有史以来体型最大的鹰:一直成年的哈斯特鹰体重可达15公斤(约为金雕体重的两倍),爪长9厘米,翼展最长约2.6-3米,身长为1.5-1.6米,可谓是地球上已知体型最大的鹰科鸟类。

科学家通过DNA技术分析发现,哈斯特鹰的近亲竟然是澳大利亚小雕(Hieraaetus morphnoides)。哈斯特鹰应该是距今70万-200万年前分化出来并极速大型化,基本上从一只 1 公斤重的小鹰变成了一只15公斤重的巨鹰,这种惊人的演化速度可能是所有已知脊椎动物体型快速进化的最极端例子。

而哈斯特鹰的主要食物为恐鸟——一种重达 200 公斤的不会飞的大鸟。因此科学家推测哈斯特鹰和恐鸟都是由于所谓的“岛屿巨人症”而进化的,在这种现象中,动物与其他更多样化的动物种群隔离开来,最终的体型比大陆上的要大得多。

在毛利人到达之前,堪比失落世界的新西兰根本没有陆地哺乳动物,因为哺乳动物不可能真正到达这些岛屿。因此鸟类和爬行动物最终填补了通常由大型哺乳动物填补的生态位。恐鸟是一种食草动物,取代了鹿或牛等有蹄类动物,而哈斯特鹰取代了猎食食草动物的顶级掠食者。从进化角度上讲,它是新西兰的老虎。

在恐鸟的骨头化石上,科学家发现了哈斯特鹰的喙和爪子留下伤痕,表明哈斯特鹰吃恐鸟。但是哈斯特鹰是否会捕食重达200公斤的活恐鸟呢?

过去研究分析哈斯特鹰的整体身体形状和爪子结构,发现其与金雕的身体和爪子有相似之处,暗示哈斯特鹰是掠食性猛禽。然而,哈斯特鹰如秃鹫般的头骨特征,让人困惑不已——例如鼻孔周围的骨骼结构,这有助于清道夫在更大的动物体内觅食,而不会意外窒息。

来自德国巴伐利亚州动物学收藏馆的生物学家安妮克·范·赫特伦 (Anneke van Heteren) 团队构建了哈斯特鹰头骨、喙和爪的 3D 数字模型,并将它们与三种鹰和两种秃鹫的骨骼和爪进行了比较。他们对肌肉进行建模并分析骨骼上的数十个标记,以确定在灭绝的猛禽狩猎和进食时,脚和头骨的哪些部分工作最努力。

结果显示,在某些行为中,例如用脚紧紧抓住猎物,哈斯特鹰的应变值与现代3种鹰的应变值相似。它的喙具有“致命一击”的潜力,也非常像现代的鹰。这意味着它们非常适合捕捉活的猎物,甚至比它们更大更重的动物。但它的颅骨及所有颈部肌肉附着的地方,更像秃鹫。同时模型表明它可以承受类似于安第斯秃鹰 ( Vultur gryphus ) 的菌株,这是一种吞食内脏的南美秃鹰。而在毛利人的洞穴壁画中,黑色巨鸟的头部没有颜色,也许是哈斯特鹰秃顶的证据。

换句话来说,哈斯特鹰确实杀死了体型巨大的恐鸟,然后与食腐秃鹰吞食腐肉的方式相同的方式,将头插入猎物体内,然后猛拉并吞下器官和肌肉条。

赫特伦表示:“哈斯特鹰在吃掉富含营养的内脏器官和肌肉后,可能会放弃皮肤、骨骼和肌腱等不太吸引人的组织,毕竟缺乏竞争意味着它们可以挑剔——当你是丛林之王时,基本上,你可以只吃好一点,然后继续前进并抓住另一个。”

遗憾的是,这种有史以来最大的鹰于1400年前人类登岛并捕杀恐鸟后,哈斯特鹰也随之灭绝,我们只能从化石和复原图上幻想它们翱翔空中的鹰姿。

但像哈斯特鹰这样的例子,在地球几十亿年的生命舞台上不在少数。正所谓特化一时爽,一直特化一直爽,当它选择将自己的命运和恐鸟捆绑在一起时,一旦灾变如洪水般涌来,谁也无法逃脱。